■個論
  王全安嫖娼
  如何導演“雨綺的婚事”?
  9月10日晚,王全安在北京嫖娼時被當場抓獲。警方查明,王全安於8、9、10日連續三次嫖娼,其中9日招嫖兩名女子,目前王全安已被行政拘留。王全安是中國著名導演,憑藉《圖雅的婚事》獲第57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熊獎。2011年4月18日,王全安與演員張雨綺結婚。(相關新聞見今日本報A18版)
  著名導演,第六代導演的領軍人物,娶了一個漂亮演員妻子,導演了《白鹿原》《圖雅的婚事》等經典作品,獲得了諸多國際國內大獎的王全安,按照網友的說法是一點“也不安全”。嫖娼時被當場抓獲,好不容易積累的正面形象也轟然倒地。或許,其會像經濟學家金岩石那樣,來一次痛哭流涕式的“慚悔秀”,然而有了“好男人”黃海波嫖娼的先例之後,除了再次發出“貴圈真亂”的感慨之外,不能不對前赴後繼的名人違法行為,進行深層次的審視。
  或吸毒,或艷遇,或嫖娼,明星和名人榜單中,一些人以另一種姿態示人。問題在於,有了前車之鑒和電視上的現身說法,何以還沒有阻止王全安的“三連嫖”?或許,經濟學家金岩石那句“每個男人都有‘艷遇的渴望’”可作解釋。儘管擁有令人羡慕的嬌妻,具有公眾人物的社會責任,然而“責任的銅牆”卻只是理論的存在,並沒有成為個人的行為自覺,甚至將“出軌”、“嫖娼”和“吸毒”,視為尋找靈感、張揚個性和炒作自己的機會,自然也就會離家庭責任、社會責任和職業責任而漸行漸遠,併在違法的邊界上游走,其違法而拘固然屬於咎由自取,但如何給予其道德上的懲戒,恐怕需要整個社會發揮調整機制。
  如果說一個公職人員因為存在道德問題,而不適合崗位的需要,那麼對於缺乏公共責任甚至違法犯罪的名人,也應當實行“一票否決”。至少有兩點必須形成共識,一是行業內應形成自我凈化功能,對造成社會負面影響,不足以發揮偶像作用的從業者,應當限制其發展空間,比如是演員的不再聘請其參加演出,是導演的也不再請其導演影片;二是業外可以採取“用腳投票”的方式,用輿論和公眾選項權,發揮對違法者的懲戒,並對其他人也起到教育促進作用。
  應當看到,曾經的“好男人”們的違法犯罪,其所帶來的惡劣影響很難消除。由於明星和名人們擁有大量的支持者,具有榜樣帶動和道德引領的社會責任,若其失德違法不能受到懲罰,反倒從中獲得更大利益,必然會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反向效應。耐人尋味的是,在新聞背後的跟帖中,不乏“最起碼人家不潛規則女明星”式的調侃。可以說,支撐名人嫖娼的有一個大的社會背景,名人們的行為不但沒有受到譴責,反而激發了更多的羡慕忌妒恨;不但沒有受到封殺和懲罰,反倒名氣更大影響力更強,看客心態如此,難怪每個人都有“上頭條的衝動”。
  王全安嫖娼如何導演“雨綺的婚事”,這既是一個個人問題,也是一個社會話題。其家庭矛盾如何解決,如何求得諒解那隻是“別家私事”,大可不必“流著鼻血”強烈圍觀。真正值得拷問的是,如何在約束一個名人行為的同時,舉一反三做好自我言行的審視,如何在彰顯德與法剛性的同時,實現個體的表裡如一和社會風氣的凈化。
  □堂吉偉德
  (原標題:王全安嫖娼如何導演“雨綺的婚事”?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z79tzaysj 的頭像
tz79tzaysj

曼谷

tz79tzays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